欢迎来到俄矿源!7*24h全国咨询热线:13715105105

中文русский

发布供应信息

Выпуск питания

发布需求信息

Требования к публикации

当前位置:首页 / 俄矿头条

【俄矿头条】谁在购买俄罗斯能源?
作者:网络   浏览量:1897 次   发布时间 :2023-02-22
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后,欧美多国对俄罗斯的能源部门实施了严厉制裁,一场俄罗斯能源市场保卫战随之打响。

作为典型的资源型国家,俄罗斯的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出口收入。从出口结构看,能源、金属和粮食是俄罗斯主要出口产品。尽管俄罗斯致力于实现出口的多元化,但多年以来能源一直是俄罗斯最重要的出口产品,其中尤以石油和天然气为甚。

作为全球重要的油气生产国和出口国,俄罗斯石油储量位居世界第六,是仅次于沙特的第二大石油出口国;俄罗斯的天然气储量和出口规模在全球排名第一。


俄矿源-俄罗斯煤炭


无论是石油还是天然气,俄罗斯的主要贸易对象都是欧洲。在俄乌冲突爆发前的2021年,俄罗斯是欧盟第五大贸易伙伴,欧盟则是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

欧盟委员会的数据显示,2021年,欧盟与俄罗斯的双边贸易额达2575亿欧元。欧盟自俄罗斯进口约为1585亿欧元,能源是其中最主要的产品,占据欧盟从俄罗斯进口62%的份额,相当于990亿欧元。2021年,来自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分别满足了欧盟27%、36%和45%的进口需求。

俄乌冲突爆发后,2022年3月8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行政命令,立即禁止从俄罗斯进口石油、液化天然气和煤炭。与欧盟相比,美国更容易拒绝俄罗斯能源。2021年,美国进口的原油和成品油中只有大约8%来自俄罗斯。

由于难以在短时间内摆脱对俄罗斯的依赖,欧盟对俄罗斯能源产品的禁运采取了渐进的方式。

欧盟从2022年8月开始禁止从俄罗斯购买煤炭,2022年12月不再从俄罗斯进口大部分原油,2023年2月停止进口俄罗斯成品油。此外,欧盟和七国集团以及澳大利亚于去年12月还对俄罗斯通过海运出口的原油设定了每桶60美元的价格上限。

即使是在冷战时期,西方国家也未曾对苏联出口的石油实施价格上限机制。俄罗斯财政部长西卢安诺夫表示,由于石油价格上限挤压出口收入,俄罗斯在2023年的赤字将超过原来的估计。虽然价格上限允许非欧盟国家继续从俄罗斯进口石油,但如果价格超过60美元,相关航运和保险公司将无法提供服务。

目前欧盟没有对俄罗斯天然气采取任何制裁举措,但欧盟致力于结束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主导地位。“北溪1号”管道的停供更在事实上加速了这一进程。

德国曾经是欧盟成员中对俄罗斯能源依存度最高的国家,但在2023年结束了这样的局面。据德国驻华大使馆发布的信息,在去年2月之前,德国从俄罗斯进口的能源占比分别为天然气55%、煤炭50%、石油30%,而到2023年1月1日,这些数字全部归零。

在过去一年,虽然欧盟通过制裁、禁运等途径试图改变过于依靠俄罗斯能源的状态,但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是,在冲突爆发几个月后,欧盟仍旧从俄罗斯购买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并一度增加了对俄罗斯能源的进口以作储备。2022年,欧盟依然是俄罗斯天然气的最大买家,也继续保持着俄罗斯最大贸易伙伴的地位。

根据独立研究机构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REA)的报告,在俄乌冲突爆发半年后,俄罗斯从化石燃料出口中得到了1580亿欧元的收入,其中54%来自欧盟的购买。

“欧盟为它对俄罗斯化石燃料进口的依赖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在2022年12月之前欧盟都没有采取重要举措限制从俄罗斯进口化石燃料,因此2022年欧盟对俄罗斯的进口额保持在高位是很自然的事情。”CREA首席分析师劳里·米利维尔塔对《财经》记者表示。

但这一情况将不会在2023年持续,欧盟对俄罗斯能源出口的制裁和限制已经陆续生效。“现在欧盟已经禁止从俄罗斯进口原油、成品油和煤炭,俄罗斯也停止了大部分对欧盟的管道天然气出口,欧盟向俄罗斯支付的进口费用相比去年2月之前只是一小部分。”米利维尔塔说。面对西方国家实施的制裁和贸易限制,俄罗斯在过去一年开始更多地将眼光投向亚洲寻找替代市场。

一、印度进口俄石油增幅最大

石油是俄罗斯最大的出口商品。尽管欧盟在2022年5月就达成共识,将在2022年底之前禁止通过海上运输方式购买俄罗斯原油,但禁令直到12月才开始生效。因此在2022年11月之前,欧盟仍是俄罗斯石油的最大买家。

2023年2月5日起,欧盟全面停止从俄罗斯进口成品油,包括柴油和航空燃油。这是自去年12月以来欧盟禁止经海路购买俄罗斯原油之后一项新的举措。欧盟与七国集团还就不同的成品油产品设定了每桶100美元和每桶45美元的价格上限。

大宗商品数据公司Kpler首席原油分析师维克多·卡托纳对《财经》记者表示,在新的禁令出台后,北非和土耳其将成为俄罗斯柴油出口的主要目的地。今年2月已经有至少600万桶超低硫柴油抵达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和利比亚,相当于欧盟此前四分之一的进口量。

在去年购入更多俄罗斯原油的中国和印度没有填补欧盟在俄罗斯成品油市场留下的空白。卡托纳指出,中国和印度都是成品油的出口国,不太可能大规模从俄罗斯购买成品油。

米利维尔塔分析说,只有具备炼制能力可以加工俄罗斯原油的国家才能进口原油,而成品油则没有这样的限制。但另一方面,成品油在远距离运输时成本更加昂贵。“因此我们预计不再被欧盟接收的俄罗斯成品油更可能在区域内被吸收,诸如土耳其、北非、中东甚至巴西这些市场”。

由于受到西方国家制裁,俄罗斯在过去一年间被迫以大幅折扣出售石油。俄罗斯财政部公布的数字显示,今年1月俄罗斯乌拉尔原油平均价格为每桶49.48美元,比去年同期降低42%。这样的价格低于西方国家设定的上限价格,也远远低于国际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今年1月,布伦特原油基准的均价为每桶77.82美元。尽管俄罗斯最终的出口价格高于乌拉尔价格,但仍低于国际市场水平。

以折扣价格出售的俄罗斯石油并不发愁销路。除了欧盟国家,中国、印度、土耳其等国纷纷提升了对俄罗斯石油的进口,处于经济危机或饱受通胀之苦的国家,比如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等也在以低价从俄罗斯购入石油。

在俄乌冲突之前,中国已是俄罗斯石油出口的重要市场。2021年,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占中国进口总量的16%。

中国从俄罗斯购买的石油在去年2月俄乌冲突爆发之初曾一度减少,但此后开始增多。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从俄罗斯进口原油8625万吨,相当于每天172万桶,比2021年增加8%。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财经》记者指出,中国对俄罗斯的能源进口与既有合同有关,可能也和俄罗斯更迫切地想要出售有关。

国际能源研究机构博众智合(Agora)能源转型论坛中国区总裁、国际能源署中国合作部前主任涂建军对《财经》记者分析说,从规避西方国家次级制裁风险的角度来看,中国与俄罗斯的能源贸易可以分为俄乌冲突之前已签订的合同,以及之后的新合同。对于之前签订的合同,还可以进一步细分为存量合同的存量贸易,以及存量合同的增量贸易。

过去一年,印度则以惊人的速度从俄罗斯购买原油。

“去年2月没有一艘装载着俄罗斯原油的货船驶向印度,而现在我们每个月看到有五六十艘油轮开往印度,平均每天150万桶。印度是少数拥有大量下游产业而国内产油量少的国家,因此必须表现出灵活性。”卡托纳说。

俄乌冲突爆发之初,印度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处在非常低的水平,仅占印度石油需求约1%。但此后几个月印度对俄罗斯原油的进口猛增,并在2022年夏天达到一个高峰。根据能源市场分析平台Vortexa的统计,印度在2022年6月从俄罗斯进口的原油曾创下平均每天将近95万桶的纪录。但这一纪录在12月被打破,达到119万桶。如今俄罗斯已是印度最大的原油进口来源地,占比25%。

印度已经连续几个月成为俄罗斯原油的最大买家,它在2022年12月从俄罗斯进口的原油是2021年12月的33倍。

印度西部古吉拉特邦和喀拉拉邦的炼油厂接收了大部分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当地的炼油厂在以低价购买俄罗斯原油之后,再以更高的价格将石油产品出口至其他国家。

美国政府曾一度对印度大幅购买俄罗斯原油的行为表示不满。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为印度的购买决定辩护说,为印度人民争取最好的交易是他的道德义务,因为大部分人无法负担过高的能源价格。印度石油部长哈迪普·辛格·普里也在今年2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只要条款有利,印度将从任何地方进口石油。

与印度相似,土耳其2022年从俄罗斯进口的原油数量也较2021年呈显著增长趋势。从去年6月至11月,土耳其每天平均从俄罗斯进口39.9万桶原油。到2022年11月,来自俄罗斯的原油已经占据土耳其进口份额的80%。

在欧盟对俄罗斯成品油禁令生效之前,俄罗斯加大了土耳其的柴油出口。数据公司路孚特的数据显示,2022年12月,土耳其从俄罗斯购买的柴油超过了75万吨,2022年全年进口数量达到505万吨,这一数字在2021年为399万吨。

卡托纳认为,如果欧盟的终极目标是减少俄罗斯的政府财政,那么欧盟的禁运已经起到了作用。面对原油价格上限,俄罗斯已经宣布将从3月起每日减产50万桶,表明俄罗斯出口商在寻找新市场时遇到困难。但卡托纳同时预计,俄罗斯产油量将会在接近夏天时反弹。

米利维尔塔指出,对原油和成品油的禁运导致俄罗斯油价跌落。“我们预计在原油禁运之后,俄罗斯原油出口收入每天减少30%”。俄罗斯也因此在今年1月出现了近年来最严重的赤字。

据彭博社在去年11月的分析,由于油价打折,俄罗斯一个月减少了大约40亿美元的能源收入。

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尽管莫斯科方面的收入减少,俄罗斯石油的生产和出口并没有崩溃。桑基研究公司总裁保罗·桑基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俄罗斯的石油供应并没有受到中断,依然保持了高水平的出口,价格上限机制彻底失败。

二、管道天然气损失难弥补

与对石油的制裁相比,欧盟对继续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立场缓和许多。由于俄罗斯天然气对欧盟成员的能源安全至关重要,暂时无法替代,欧盟至今没有出台明确的禁运或者限制措施,欧洲国家在2022年依旧从俄罗斯购买了大量天然气。

欧洲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包括管道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2021年,欧洲从俄罗斯进口了1550亿立方米天然气,其中1400亿立方米为管道天然气。但今年2月以来,俄罗斯向欧盟出口的管道天然气急剧减少。经过波兰的“亚马尔”管道从2022年5月开始停供,经由“北溪1号”管道向德国输送的天然气也在去年9月初因维修无期限关闭,后来更因9月26日发生的爆炸至今未恢复供应。

欧盟委员会的数据显示,2022年前九个月,欧盟从俄罗斯进口的管道天然气只有542亿立方米,大约只有上年同期规模的一半。

不过欧盟虽然从整体上减少了从俄罗斯购买管道天然气,欧盟成员匈牙利在2022年8月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签订了新的天然气购买协议,在现有供应协议基础上提高购买量,最高每天可以额外增加580万立方米。根据两国此前签订的长期合同,匈牙利每年经“土耳其溪”管道和奥地利的天然气管道分别从俄罗斯购买35亿和1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另一方面,俄罗斯向欧洲出口的液化天然气创下新高。欧盟委员会的数字显示,2022年1月至9月,欧盟国家从俄罗斯进口了165亿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而前一年同期的规模为113亿立方米,同比上涨46%。

法国、西班牙、比利时、荷兰、意大利和葡萄牙都加大了对俄罗斯液化天然气的进口。根据欧洲能源市场信息提供商Montel的分析,运载俄罗斯液化天然气前往欧洲的船只中,大约三分之一的归宿是法国,将近四分之一是西班牙。

西班牙原本并不是俄罗斯管道天然气的买家,但在欧盟试图以液化天然气取代俄罗斯管道天然气的努力中,西班牙加入了从俄罗斯购买液化天然气的行列。哥伦比亚大学全球能源政策中心的一份报告指出,自从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欧洲国家中只有英国和立陶宛完全停止了从俄罗斯进口液化天然气。

上述报告显示,法国在2022年前八个月从俄罗斯进口了50亿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并在2月和3月一度超过日本成为俄罗斯液化天然气的最大进口国。

法国道达尔能源公司首席执行官潘彦磊(Patrick Pouyanne)表示,只要没有制裁,他们将继续从俄罗斯运输液化天然气。

米利维尔塔认为,当前欧盟不太可能限制俄罗斯液化天然气进口,液化天然气市场在2023年仍将紧俏,预计欧盟从俄罗斯的进口将延续。“但在未来几年,事情将会发生变化,因为对取代天然气用途的技术投资已经加大,比如热泵和清洁发电,新的液化天然气供应合同也变得更可行。这将使得欧盟可以在中期逐渐淘汰俄罗斯的液化天然气,俄罗斯北极液化天然气项目的生存将受到威胁。”

作为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进口国,日本长期以来是俄罗斯液化天然气的最大买家,2022年亦是如此。日本政府今年1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日本从俄罗斯进口的液化天然气增加了4.6%。俄罗斯在日本进口液化天然气中所占的比例也有所提升,从2021年的8.8%升至9.5%。日本从俄罗斯购买的液化天然气几乎全部来自“萨哈林2号”项目,有9家日本公司与俄罗斯签署了“萨哈林2号”项目长期供应的合同。

2022年,中国从俄罗斯进口的液化天然气和管道天然气较2021年都呈增长之势。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中国2022年从俄罗斯进口了价值67.5亿美元的液化天然气和39.8亿美元的管道天然气。

随着“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道于2019年开通,俄罗斯对华供气量将逐年上升。不过目前中国进口的管道天然气主要还是来自中亚,土库曼斯坦是最大的进口来源。

土耳其则有望利用俄罗斯与西方的裂痕成为俄罗斯天然气出口的运输枢纽,尤其是在“北溪1号”管道遭到破坏之后。

目前,俄罗斯通过“蓝溪”和“土耳其溪”两条管道向土耳其供应天然气。2021年,俄罗斯经过“蓝溪”管道向土耳其输送了159.8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是这一管道自2003年投入运营以来的最高年输气量。“土耳其溪”的两条海底管道从2020年投入使用,一条供应土耳其国内市场,一条向东南欧国家供气,年输气量达到315亿立方米。

俄罗斯总统普京希望在黑海建设新的管道,从而为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寻找替代市场。

涂建军指出,尽管2022年俄罗斯出口到欧盟的液化天然气同比大幅上涨约60%,但由于在2021年俄罗斯对欧盟出口占比约90%的管道天然气贸易水平大跌,俄罗斯对欧盟的天然气出口从2021年的1550亿立方米大幅下滑到去年的约800亿立方米。这意味着基数过低的液化天然气贸易的快速增长远远难以抵消俄罗斯对欧盟管道天然气出口的天量损失。如何填补欧盟市场留下的管道天然气出口空白已成为俄罗斯的重大挑战。

三、最先被制裁的煤炭

俄罗斯是世界上第三大煤炭出口国,仅次于印尼和澳大利亚。煤炭是俄罗斯第一个遭遇西方制裁的能源产品,毕竟与石油和天然气相比,对俄罗斯煤炭实施禁运给欧洲带来的伤害程度更低。

在涂建军看来,煤炭之所以成为第一个受到制裁的化石能源品种,是因为俄罗斯煤炭对于欧盟能源安全的重要性不像油气那么显著;在欧盟的绿色新政中退煤本来也是大势所趋;煤炭的物理属性决定它易于存储,不需要专门的储罐,从其他市场进口替代相对容易。

欧盟从2022年8月10日禁止从俄罗斯进口煤炭。在2022年之前,欧盟进口的煤炭有45%来自俄罗斯,其中用于发电的动力煤更是占到了70%的比重。德国、荷兰、波兰和意大利是欧盟内部的主要买家。在禁令正式生效之前,这些国家一度加大了对俄罗斯煤炭的购买。欧盟对俄罗斯煤炭的进口从去年3月开始持续增多,直到6月出现断崖式跌落。

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今年2月在俄《能源政策》杂志撰文称,2022年,俄罗斯煤炭总产量略高于前一年,达到4.436亿吨。出口量为2.109亿吨,下降7.5%。

诺瓦克指出,中国和印度是俄罗斯煤炭主要进口国。2022年俄罗斯对华出口煤炭5952万吨,同比增长11.2%;向印度出口煤炭1670万吨,同比增加147.8%。

去年7月,俄罗斯从印度第六大煤炭进口来源一跃成为第三大来源。当月印度从俄罗斯进口了206万吨的煤炭,比上月增长五分之一。印度此前从俄罗斯进口更多的是用于炼钢的焦煤,但由于俄罗斯煤炭价格下跌,印度开始购买更多的动力煤。印度咨询公司CoalMint的数据显示,2022年7月,印度从俄罗斯购买的动力煤比6月多了70.3%,达到创纪录的129万吨。

此外,韩国和土耳其也是俄罗斯煤炭的主要购买者。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今年1月公布的数据表明,俄罗斯是韩国第二大煤炭进口来源国,去年韩国从俄罗斯进口了价值57亿美元的煤炭。根据Kpler的统计,从2022年8月至11月,土耳其每月平均从俄罗斯进口210万吨,而前一年同期的平均水平只有63万吨。

过去一年,俄罗斯能源行业如同诺瓦克在《能源政策》杂志上所言“面临前所未有的外部挑战”。但这一年对俄罗斯的能源出口或许并不是最难的一年,欧盟依旧在购买俄罗斯煤炭、石油和天然气。2023年将会是更难的一年,因为缓冲期不再有。

“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没有显著放松的迹象。俄罗斯今年的能源出口形势大概率会更加困难……从中长期来看,除非当前的政治僵局出现大的变数,俄罗斯油气行业想维持之前的全球市场份额将会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涂建军说。

林伯强说,能源出口需要基础设施,失去基础设施本已相对完善的欧盟市场,而新的基础设施建设仍需时间,可以预见俄罗斯的能源销售在2023年会减少,除非在限价以下卖。



在线客服 <

在线客服
Online Service

售前客服 售后客服

了解俄矿源

全国服务热线
137151051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