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俄矿源!7*24h全国咨询热线:13715105105

中文русский

发布供应信息

Выпуск питания

发布需求信息

Требования к публикации

当前位置:首页 / 俄矿头条

【俄矿头条】俄罗斯的煤炭都出口到哪里了
作者:网络   浏览量:2025 次   发布时间 :2023-01-09

      西方政策制定者试图对参与俄乌冲突决策的俄罗斯高层加以制裁,但对俄罗斯煤炭行业的限制却打击了俄罗斯国内一些最以市场为导向的私营公司。


中俄矿产能源平台


  文 | 弗拉季斯拉夫·伊诺泽姆采夫

  中俄矿产能源平台表示12月5日开始,欧盟开始禁止从俄罗斯购买石油。与此同时,七国集团联合欧盟以及澳大利亚对俄罗斯石油的限价令也开始生效,它们为俄罗斯通过海运出口的原油设置了每桶60美元的价格上限。

  大概一个月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尚未加入欧盟的对俄制裁,而欧盟采取的措施已经适得其反,欧洲的消费能源价格同比上涨了30%以上,为有史以来的最高点。欧盟各国政府被迫给本国家庭发放补贴,仅德国就为这些补贴拨出超过833亿欧元。

  自我惩罚?

  欧盟对俄的制裁策略中最令人费解的一点是,这些制裁措施号称是针对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对俄乌冲突爆发负有责任的一些人的,但实际采取的措施反而会阻碍他们达成目标。

  几十年来,俄罗斯一直向欧洲出口不同种类的化石燃料——主要是石油、天然气和煤炭。2019年,在新冠肺炎疫情显著压低了欧洲能源需求之前,欧盟从俄罗斯进口了2.54亿吨石油、1570亿立方米天然气和5000万吨煤炭,价值分别为717.5亿欧元、367.3亿欧元和49.3亿欧元。

  尽管(制裁)旨在减少俄罗斯的可支配收入,但欧洲并未对俄罗斯天然气施加任何限制——俄罗斯天然气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垄断出口,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是一家由普京最亲密的朋友控制的能源垄断企业;俄罗斯的石油生产则由国有或政府控制的实体进行,它们共同控制着俄罗斯石油72%-78%的产量。欧盟对它们的制裁一再推迟。

  与上述两种化石燃料的情况相反,俄罗斯的煤炭生产几乎全部为私人所有,与克里姆林宫几乎没有关系。尽管如此,煤炭仍然成为了第一个受到全面制裁的俄罗斯出口商品,并于2022年8月1日被全面禁止运输。煤炭行业仅占俄罗斯联邦预算总收入的0.2%。该行业免征最重要的税费,即所谓的“矿产资源开采税”,对石油和天然气公司而言,该项税费非常高,而且还在逐年增加。

  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不同,俄罗斯煤炭行业多年来一直由私营企业主导,因为大多数煤矿要么在苏联解体后宣布破产,要么在长时间内财务状况不佳。在1988年到1998年的短短十年间,俄罗斯的煤炭产量从4.4亿吨减少到 2.5 亿吨,下降了 43.1%,许多煤矿开采设施以极低的价格被拍卖。

  进入该行业的企业家,包括后来整合了俄罗斯最大的煤炭集团SUEK的安德烈·梅尔尼琴科(Andrei Melnichenko)、TGMK的所有者伊斯坎德尔·马科穆多夫 (Iskander Makhmudov)以及EV-RAZ 的创始人亚历山大·阿布拉莫夫(Aleksander Abramov),他们在不同领域创造了财富,并将业务扩展到煤炭行业,一方面是因为该行业的资产在当时极其便宜,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核心业务(如金属加工企业) 依赖于煤炭供应商。

  安德烈·梅尔尼琴科目前控制着整个俄罗斯大约四分之一的煤炭生产,他以银行家的身份,在私有化的最后阶段进入到了煤炭行业,并成功收购了负债最重、陷入困境的煤矿,扭转了它们的财务状况。从2002年到2021年间,他名下的煤矿产能增加3.5倍。这些努力,连同其他煤炭生产商的表现,促成了俄罗斯煤炭行业的复兴,最终使得俄罗斯的煤炭产量在2018年和2019年恢复到了苏联时代 4.4亿吨左右的水平。

  现在,所有协助复兴了俄罗斯煤炭行业的企业家都受到欧盟和英国的直接制裁,这不仅阻止了他们对欧洲的出口,也影响了他们的全球交易,因为这些公司中的大多数严重依赖国际市场,并且总部设在俄罗斯境外,例如,SUEK 是瑞士公司,EVRAZ是英国公司。

  欧洲对俄罗斯化石燃料禁运实际产生的影响与预期截然不同。一方面,俄罗斯对欧盟的石油供应以及2022年6月前的天然气供应仍然一直在增加,即便是到了10月,欧洲消费者仍然是俄罗斯石油的最大买家,他们试图在未来12月5日禁运令实施之前将存储设施灌满。另一方面,价格在夏末达到顶峰,荷兰TTF天然气期货价格飙升至每千立方米3200美元,大约是一年前价格的12倍。在这种情况下,煤炭供应本来可以缓和危机,但欧洲人态度强硬,俄罗斯对欧洲的煤炭出口就此被叫停。

  面向东方

  在这些制裁措施不可逆转之后,俄罗斯生产商开始重新调整他们的供应链,将大部分供货送到东方。由于俄罗斯煤炭行业经历的剧烈变化,中国买家的分量大幅增加。它们不仅通过进入俄罗斯的煤炭市场成为赢家,而且还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利益,因为对于许多生产商来说,中国已经变成了“最后的买家”。

  中国本身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产国,2021年中国生产了超过41亿吨的煤炭,同时还增加了对俄罗斯煤炭的采购——从2015年的1600万吨增加到2021年的5300万吨。到2022年,俄罗斯的煤炭产量几乎与2021年持平,但其国内工业和来自欧洲进口商的需求大幅下降。

  自2021年起,俄罗斯煤炭出口结构已经集中在中国——2021年中国购买了5360万吨煤炭,而欧盟所有成员国购买了5040万吨。2022年,中国从俄罗斯购买煤炭的数量可能是欧洲从俄罗斯购买量的2倍。中国市场将变得更加重要。一方面是因为欧洲市场的购买量急剧减少,另一方面是俄罗斯的煤炭出口运输原本极度依赖欧洲公司——2021年运送俄罗斯煤炭的所有船只中有65%到80%是在欧盟注册的。由于对俄制裁,这些公司现已停止服务。

  因此,中国现在不仅是俄罗斯煤炭的最大买家,而且还是运输条件最方便的买家,因为很大一部分供应可以通过俄罗斯在太平洋的港口,或者直接通过铁路运输。

  俄罗斯煤炭贸易“转向东方”导致关税和煤炭供应条件发生了巨大变化。在俄乌冲突开始之前,俄罗斯煤炭在欧洲和亚洲广泛销售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俄铁公司的政策允许补贴成本运输煤炭,因为政府认为煤炭行业对于拉动就业和整个俄罗斯经济而言都至关重要。

  2021年,煤炭占俄铁货运量的28%,但产生的收入不到公司收入的9%。随着俄乌冲突爆发,情况发生了变化,铁路运营商开始提高运价——运输服务费用和车皮租赁费用都在增加。因此,运费平均上涨了约27%-34%,而服务于东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东部铁路运费到2022年9月比起2021年1月飙升了43%。

  2022年9月,从俄罗斯最大的煤炭盆地——在克麦罗沃州、新西伯利亚州和雅库特共和国运送的所有类型的煤炭,只有在通过陆路或太平洋港口运往中国的情况下,才能保持盈利。中国现在成为了俄罗斯煤炭唯一在经济上有利可图的目的地,而运送到其他非欧洲目的地将会产生重大损失。这将增加对中国的煤炭出口,而且俄罗斯煤炭总产量会有所下降,这一趋势预计至少会持续到2024年,俄罗斯的总产量将下降约8000万吨,大约为2019年-2021年间平均年产量的20%。

  西方政策制定者决定以俄罗斯煤炭供应为目标,打击俄罗斯一些最以市场为导向的私营公司,这令人感到十分不解。据推测,主要原因是俄罗斯煤炭的出货量相对较小,最容易被欧洲以外的其他国家替代或通过增加来自欧盟内部的交付(主要来自波兰、德国和捷克共和国)来弥补。

  此外,欧盟之所以采取这种方式,是因为欧洲的能源议程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各种绿色政党的影响,而煤炭被认为是“最脏”的能源,应该首先被淘汰。

  在这一博弈过程中,欧洲人对与克里姆林宫没有联系的俄罗斯私营企业造成了重大打击。制裁不仅针对公司本身,如SUEK和EV-RAZ,而且针对其实际利益拥有人,如梅尔尼琴科和阿布拉莫夫,并扰乱了他们全球业务运营的重要组成部分,迫使这些商人离开他们在欧洲的家,其中许多人过去十多年来一直居住在那里。中国消费者现在将享有独特的市场地位,因为到2023年俄罗斯煤炭出口将更加集中于中国,尽管中国公司开价更低。目前,俄罗斯煤炭到中国港口的成本加运费价格比印度港口普遍低12%到21%。

  俄罗斯企业家已经开始在欧洲法院对欧盟的限制提出诉讼请求,因为在许多情况下,对他们的指控都是基于站不住脚的理由,例如,他们“属于亲普京的内部人士”或“参与供应俄罗斯的国防工业”。

  正如代表欧盟委员会的律师最近承认的那样,在未来几个月内,多达40起针对俄罗斯商人的案件在欧洲法院审理时可能会败诉,这些法律行动可能会导致某些制裁措施被撤销,但欧洲司法的车轮转动缓慢,因为欧洲法院可能需要一年多的时间才能作出最终裁决。如果发生这种情况,煤炭禁令本身将保持不变,与受制裁的俄罗斯商人打交道的方式以及向他们的公司提供运输或保险服务方面可能也会发生一些变化,这很可能会迫使他们将俄罗斯煤炭更多地运往替代市场。

  (本文作者为俄罗斯著名经济学家、俄罗斯后工业化研究中心创始人;本文在译成中文时略有删改,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翻译、编辑:俄矿源


在线客服 <

在线客服
Online Service

售前客服 售后客服

了解俄矿源

全国服务热线
13715105105

返回顶部